导航菜单

国内首例同性伴侣抚养权纠纷案:两个女人一个生育一个供卵,谁是妈妈?

原标题:国内首例同性伴侣抚养权纠纷案:两个女人一个生育一个供卵,谁是妈妈?

国内首例同性伴侣抚养权纠纷案:两个女人一个生育一个供卵,谁是妈妈?福建一对同性伴侣争取孩子抚养权的纠纷案,判决下来了!女儿小灵的卵子是阿美的,而精子是买入的,女儿是通过辅助技术,结合后由小丽孕育并分娩,女儿出生后由双方共同照顾,两人分手后小丽将孩子带走,小丽与孩子之后一直生活在一起,而阿美希望得到孩子的抚养权。

国内首例同性伴侣抚养权纠纷案:两个女人一个生育一个供卵,谁是妈妈?福建一对同性伴侣争取孩子抚养权的纠纷案,判决下来了!女儿小灵的卵子是阿美的,而精子是买入的,女儿是通过辅助技术,结合后由小丽孕育并分娩,女儿出生后由双方共同照顾,两人分手后小丽将孩子带走,小丽与孩子之后一直生活在一起,而阿美希望得到孩子的抚养权。

2020年5月9日阿美向法院申请进行亲子鉴定,证明自己与女儿小灵有亲子血缘关系,但阿美拒绝了,认为女儿出生方式自己也承认,阿美确实与孩子有关系,但法院没有证据可以证明两人存在血缘关系,只能认定小丽是孩子的生母。

阿美表示自己一直单身,因身体有问题,不便生育,她在2018年认识了小丽,双方成为了伴侣,(海外市场对此文亦有贡献)小丽表示愿意与她共同生下一个孩子,2019年3月份两人开始进行前期检查,接受助孕的流程,最后阿美利用医学手段取卵,与买入的精子进行了培育,成功培育了一个胚胎移植到小丽体内。

小丽开始走正常的孕妇程序孕检,12月产下一个女婴,两人养孩子时,小丽向阿美提出各种不合理要求,到了2020年2月,小丽将孩子带走,还不让阿美接触孩子,阿美要求法院将孩子判给自己,她认为自己有一定经济基础,而且实际上小丽与孩子没有血缘关系。

但目前来看,无法确认亲子关系的是阿美,小丽认为两人是伴侣,曾一起居住生活,自己不是代理妈妈,而是共同孕育,孩子就是自己的,生育小孩是双方决定,而且户口是落在小丽名下,在法律上女儿就是小丽的,小丽认为自己也有抚养孩子的经济能力。

小丽表示女儿是自己十月怀胎孕育,而且自己一直亲自带孩子,阿美与孩子关联不多,她不是孩子的母亲,也不算是父亲,根本不应该有抚养权,法院经审理确认两人之前确实是同性伴侣的关系,恋爱期间生下女儿,孩子一直登记在小丽名下,没有父亲信息。

因为阿美没有任何证据证明小丽是为了利益,才代替她生下孩子,所以谁才是孩子的妈妈?那么法律上只认小丽,类似于孩子的亲生父母按照自己意愿抛弃了孩子,而养父母开始抚养孩子,并且将孩子落户,成为法律上的子女受到保护,此时亲生父母再上门要孩子,法律是不支持的。

虽然阿美不是自主意愿这么做,但是法律上的亲子认定,并不只是血缘这么简单,首先要考虑孩子的成长,目前孩子一直跟着小丽生活,而且还在哺乳期,无法离开母亲,法院从各方面的角度来说,还是按孩子的需要,目前阿美还在上诉,希望能重新夺回孩子,国内首例同性伴侣争夺抚养权,之前没有案例可以参考,我们希望尊重每个人的合法权利,但希望当一个人做决定时,一定要考虑清楚引发的所有后果。

根据我国相关规定这种胚胎移植的一系列行为是违法的,法律上是一个否定性评判,这种特殊的亲子关系认定只能先符合公序良俗,生物学上的基因并不是首位,母亲的孕育分娩带来的切实情感关联,以及抚养能力和孩子状态很重要,关于《出生医学证明》一直也是用分娩来登记母亲,原告的诉求从各方面无法得到法律的支持,只能通过私下协商,可以辅助养育。

文章来源:大鱼号

文章作者:小路杂谈

编辑时间:2020-09-12 10:57:02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