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相恋六年女友要十万彩礼,男子另择结婚对象,再谈婚论嫁时后悔了

原标题:相恋六年女友要十万彩礼,男子另择结婚对象,再谈婚论嫁时后悔了

谈及婚礼中的“彩礼”,总让人不免有些望而生畏。

谈及婚礼中的“彩礼”,总让人不免有些望而生畏。

有一些男人,一说起彩礼心理上就抵触,觉得要彩礼本身就是抬高女权,是对男方的一种不公平。他们一谈起彩礼就一肚子火气,二话不说立马把彩礼定义为糟粕,是老祖宗遗留下的不良传统。

女方一旦要彩礼他们就说是卖女儿,认为要彩礼很物质,很市侩,是一种泯灭人性和情感的万恶之源,是影响婚姻和夫妻关系的最大害处,就应该一刀切,当即取缔才是正道。

但是,彩礼果真是这样十恶不赦的存在吗?就这么的百害而无一利吗?应该完全杜绝严令禁止吗?

看待彩礼,无论是从何种角度来看,合理的解决方案都绝不会是一刀切,彩礼经过数百年上千年的传承,自然有它存在的理由。

有人肯定要说了,笔者肯定是女性,所以站在女性的角度去考虑问题,为女性谋划利益。我虽是女性,但同样是一名情感作者,我不会认同许多人口中的彩礼“存在即合理”,而是看待彩礼问题必当客观公正。

若想真正解决彩礼带来的各种矛盾,就不能只站在自己的角度去考虑问题,不偏不倚,不可自私。

不仅仅是我个人,男方也好,女方也罢,都应该如此。因为要付出,所以就要禁止,这样不行;因为能收获,所以就无理由赞成,同样不行。

彩礼本身并不是糟粕,要高彩礼才是。男方若用感情绑架和道德绑架,把彩礼当作糟粕一刀切,一点付出都不肯,和要高彩礼一样,都是偏激想法,也同样是自私的。面对彩礼,女方要可以,但要合理,男方可以提出异议并协商,但完全不肯付出,就如同天价彩礼一般,并不值得推崇。

周洲在最近才渐渐意识到自己的问题,从前他一直觉得,彩礼是一件很伤感情的事情,也代表女方物质,不值得娶。为此,他还曾经一脚踹了和自己相恋五年已经到了谈婚论嫁地步的初恋女友,他一直不觉得自己有错,还觉得是女方死要钱让他看清了真面目,哪知,后来当他再次遇到一个姑娘,再次谈婚论嫁时,一切的一切,都脱离了他本来的预设范围......

他当着笔者的面,肆无忌惮地吐露了一些不为人知的大实话。

“我以前一直都觉得我自己很聪明,别人都很蠢,我看到那些男人啊,为了娶个媳妇倾家荡产的凑彩礼就觉得特别可笑,娶个老婆,干嘛跟舔狗似的,女方提什么条件都跟圣旨一样完成,女方要多少彩礼他就给多少。

我是娶媳妇,是和一个女人产生了感情以后,一起组成家庭过日子的,我又没欠对方,我干嘛要付出那么多?彩礼我不是没有,我就是不想给,我知道肯定有人说,我就是抠门小气,其实我不是,我就是觉得没必要,非要把爱掺杂金钱,物化爱情,吃相太难看了,这种交易一样的结合我打心底里没办法认同。

可最近我才真的发觉,蠢的不是别人,最蠢的人就是我自己!我干嘛非要较这个真,失去了一个真心爱我的好姑娘,我真后悔错过了她,当我真正明白的时候,什么都来不及了。”

到底周洲的身上发生了什么,才让他发出这般感慨,这件事情就要从五年前说起。

周洲那时有一个前女友名叫小柔,小柔是个外地姑娘,和周洲是大学同学,一起相伴走过了大学四年时光,一直感情很好。后来大学毕业,周洲听从父母的安排回家乡发展,而小柔得知以后,也是为了爱情义无反顾的跟随周洲回到了家乡找工作。

对于这段恋情,周洲的父母本来是不大看好的,觉得两人家乡相距甚远,毕业以后肯定要分手,结果后来看到小柔这个姑娘的确性格很好,对儿子非常有感情愿意付出,也就同意了两人的婚事。

周洲家在当地算是家庭条件可中可以的,早早就给周洲备好了婚房,写了儿子一个人的名字,装修什么都弄好了,要是结婚的话也非常便捷,直接拎包即住即可。

于是在工作一年以后,周洲和小柔便在双方家长的催促下,开始准备结婚事宜,可当双方家长第一次正式见面,问题就来了。

小柔的父母说话也比较耿直,没有弯弯绕绕,直接就提出了自己的要求。

“我们闺女远嫁,本来我们是不舍得的,但她心甘情愿我们也没什么好说的,我们两口子就这么一个宝贝闺女,我们就希望她过得好就行,其他没什么要求,但流程还是要走的,彩礼方面我们也早就商量过了,我们也不要多,十万元。”这话一说出口,周洲的父母还没怎么表态,周洲却不乐意了,他虽然没有在当场表明,但后来私下对向小柔发牢骚。

“你爸妈怎么回事啊?怎么一见面就谈彩礼,一开口就是十万,就好像十万块是十块钱一样不痛不痒的,我们都谈了五年了,还要彩礼做什么,就跟要把你卖给我们家一样。”

一向温柔的小柔这次却并没有顺着周洲的话往下说:

“谈彩礼怎么了?你的意思是有感情就不该要彩礼了吗?我爸妈也没那句话说的不对,我真不知道是哪里惹你不高兴了,怎么就扯到卖女儿上了,我爸妈也没有要多,十万彩礼也是挺正常的数额吧,你怎么会有这么大反应呢?我才是真的有些搞不懂你了。”为此,两人爆发了五年以来最大规模的一场争吵,周洲觉得小柔变了,变得市侩物质和其他女人一样,而小柔也是,觉得周洲变得自私利己完全不为自己考虑。

到最后,周洲直接用很硬的口气和小柔下了自己的最后通牒:“你到底是要我,还是要钱,你自己选,反正彩礼我是不准备给的,你不想和我结婚随便你。”

结果就是,两人谁也没能各退一步,闹得不欢而散。

小柔走后,周洲虽然觉得有些遗憾,但他还是觉得,是小柔没能坚持自我,是小柔的问题,不是他的,他这样安慰着自己,很快走出了上一段感情,开始相亲接触不同的女性。

没过多久,他便和一个与小柔一样温柔的女孩看对了眼走到了一起,都说相亲是“速食”恋爱,不似自然恋爱需要很漫长的过程,周洲还算是慢的,谈了一年多,终于把婚事敲定了,谁料好巧不巧的,最后又卡在了彩礼这一关。

“她父母上来就要二十八万彩礼,少一分都不行,说话还硬气的很,说我们家又不是出不起这份彩礼,不舍得给那就爱娶不娶,反正她女儿不愁嫁。

我是真被气炸了,我本来当场就想拍桌走人了,可我父母把我压下了,劝我不要太意气用事,说我谈了两个,两个都因为彩礼吹了,人家外人怎么看,人家哪还敢再介绍姑娘给我认识,要是以后打光棍怎么办,劝我同意人家的要求,好好结婚过日子。”周洲后来还是听从了父母的话,女方家的要求全部答应没有如从前一样少年鲁莽。当父母把二十八万彩礼双手捧给女方时,周洲的心里充满了怒火和懊恼。

“那一瞬间,我突然想起了小柔,我从前怎么没有发现,小柔是那么的善解人意,她也就是要十万元彩礼,可我这个未婚妻,不仅要了二十八万,还这么讲究那么挑剔,处处挑毛病不满意,真的够够的了。”

后来周洲还偷偷的想要联系小柔,可当他犹豫再三把“你还好吗”四个字发过去的时候,却被系统告知,已被删除信息无法发送,他才真正的明白,错过了就是错过了,一切早就结束了,那个姑娘早在删除他以前,被他剥离自己的人生。

周洲婚礼在即,他找到我,只是想找个没有人知道的地方,偷偷倾诉一下自己心中的遗憾,并无其他。

但我却没办法安慰他,因为昧良心,直白的说,他如今遭遇的一切,都是他自己的咎由自取。

小柔在的时候,他完全没有珍惜,有感情就肆无忌惮,明明女方提出的要求,彩礼的金额,都不是不合理的范围,他自己也说了完全给得起,就是不想给,后来未婚妻要二十八万彩礼,他家也是没费什么力就拿了出来,没有经济上的压力,他干嘛揪着彩礼不放,还要用感情绑架,非要争个理儿不可呢?

我不大能理解他说的那套逻辑,但我知道,他对彩礼的态度是偏激的。即便是他认为彩礼要的太多,大可以用万事好解决的态度,好好协商,一切都还有回缓的余地。

可他不是,他直接就是一分都不愿意给,一丁点儿都不愿意付出,还态度强硬,哪里是想要结婚的态度?分明就是站在了他认为的道德制高点,审判所谓的“物质女方”。

我想,他再怎么说,也掩盖不了自己的自私。即便是彩礼这件事情不分明,可他在小柔走后都没有想办法补救,而是在遇到了如今的未婚妻一家以后,才开始后悔顿悟。

他真的是顿悟了吗?不是的,他只是有了对比参照,这才发现如今这一个不如上一个罢了。若是这一个没有如此鲜明的反差,他还会有如今的感想吗?我想,恐怕很难。

面对彩礼,态度不可偏激,互相理解互相体谅是最基本的态度。有一个现实希望大家都可以知道,谈婚论嫁很难有一蹴而就,需要经过很多番商谈方能谈妥,这是常态。

因为恋爱可以不考虑现实,而婚姻就是现实,除了浪漫更多的组成部分就是柴米油盐,而谈婚论嫁时,就是最初接近婚姻本质的时刻。

有些人会觉得幻灭,觉得这和自己想象中的不一样,不美好了,可这就是生活,没人能永远活在梦中,每个人都要脚踏实地的生活。

彩礼或许会让人头疼,可越过了彩礼,婚姻生活中只会有更多的关于物质,关于各种现实因素的麻烦,总要想办法解决,才能化解。

不管是彩礼也好,还是其他各种屎尿屁、鸡零狗碎的问题,都不能只想着自己的利益,否则婚姻终将无法善始善终。

喜欢这篇文章请点赞,收藏,关注哦!欢迎大家下方留言分享!

文章来源:大鱼号

文章作者:女人帮

编辑时间:2020-08-02 18:57:49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