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新四军要枪?上司要钱?卧底将军巧用一计,让各方皆大欢喜!

原标题:新四军要枪?上司要钱?卧底将军巧用一计,让各方皆大欢喜!

1939年底,蒋军第33集团军179师师长何基沣率部在湖北远安县罗汉峪一带伏击日军,毙敌400余人,缴获500多枝枪。

1939年底,蒋军第33集团军179师师长何基沣率部在湖北远安县罗汉峪一带伏击日军,毙敌400余人,缴获500多枝枪。

集团军副总司令冯治安从南漳总部赶来祝捷,但他并不知道,何基沣这名手下已于当年1月秘密加入中(共),变成了“白皮红心”的“卧底将军”。

这天夜里,冯、何二人畅谈到很晚,将近半夜时,冯治安才吞吞吐吐地说出了一件心事。

“我在北平有点小生意,日寇入侵后,北平的生意做不成,转到保定。前几天来人说,保定的生意亏得一塌糊涂。他X的拿什么去填这个大窟窿?填不上窟窿生意就得垮台……”

何基沣过去听说过,冯治安在北平开办钱庄,另外与刘汝明合办过一个面粉厂,可是他们毕竟是个草莽将军,对经商不大在行。过去,靠省主(席)的权势能赚几个钱。现在这个头衔没了,没人拍马溜须,还能不亏?因此,冯治安急得团团转。

何基沣心想,我手里倒是有笔活钱,但已经有主,准备给新四军和游击队的,不能给你,于是他跟着冯治安摇头叹气:“这兵荒马乱的年头,弄钱难呐!”

冯治安耷拉着脑袋,一副垂头丧气的样子。沉默了一阵,他突然拾起头来,问:“芑荪(何基沣的字),这一仗你缴了500多条枪?”

“是。”

“兵荒马乱的年头,枪是好东西呀。打点埋伏,交大半,留小半,有百把条。这玩意儿找个主,不就是钱?”冯治安眼里放出光芒,来了精神。

“卖枪?”何基沣脑袋急速转了起来:荆山新四军游击队不是要搞枪吗?上司冯治安不就是要钱?这钱,这枪……从中这么周旋一番,游击队的枪有了,冯治安的钱也有了,我在冯治安那里的人情也有了,新四军这边的事也办了……

但他转念一想:冯治安这人嘴馋又怕烫,给游击队卖军(火)是掉脑袋壳的事,他敢吗?我先探探他。

想到这里,何基沣装出很棘手的样子,说道:“买枪的主儿,不大好找。这一带没有什么民团,也没有什么肥得流油的大财主,没人买枪看家户院,土匪也剿光了……”

他盯着冯治安的表情变化,见他皱起了眉头,话锋一转:“不过,荆山里的游击队闹得挺红火,兴许他们要枪……可是这事万一捅出去,要炸窝的。”

冯治安一边听,一边不停地眨巴眼睛,一双大手不安地搓来搓去,好像要下决心,又很难下决心。

或许是想到了钱庄破产后的狼狈相,想到债主们索命鬼一般难看的脸,冯治安游移的目光变得坚定起来,搓来搓去的手握成了拳头,突然说道:“啥,管他谁买,给钱就行!新四军、游击队怎么啦?国(共)合作嘛,老蒋也得给他们拨枪拨弹、拨粮拨饷……”

“说的是。”何基沣附和一句。

“你去活动活动……X的,只是这些家伙怎么出手?”冯治安又为难起来。

何基沣已经想到一个主意,说:“这事交给我去办好了。”

“要办得干净利落,不能露半点马脚。”冯治安特别关照道。

几天后,何基沣叫来自己的亲信、537团1营营长章召富,吩咐他:“荆山刘家坨有一支新四军游击队。今晚,你带一个连打进村去,枪要朝天放,记住了吗?你们进村时,游击队会自己退出去。”

他接着说道:“到了下半夜,游击队又会回来包围你们,他们的枪也是朝天放。他们会喊‘缴枪不杀’。听到喊声,弟兄们要乖乖地把枪扔了,不许把枪给我带回来,记住了没有?”

“记住了!”章召富是个机灵人,又跟随何基沣多年,自然心领神会。

当晚,队伍拉出去了。

第二天,章召富“惊慌失措”地跑回来当众报告,他们一个连夜里中了游击队埋伏,被缴了械,共缴去长短枪105支。

何基沣当着众人吹胡子瞪眼,把章召富臭骂一顿,还打了十军棍。

之后,何基沣把他的表弟、军需处财务科长周献之叫来,悄悄地对他说:“把留给新四军的那三万块钱,提一万,给冯副总司令送过去。”

就这样,何基沣这位“卧底将军”巧用一计,不但给新四军送去一批急需的枪支,还在上司那里卖了个人情,为继续在蒋军中当好“卧底”打好了基础。这一番操作可以说是不折不扣的一箭双雕,让各方皆大欢喜。

此后,何基沣继续利用自己的特殊身份,巧妙地为中(共)工作,连上司冯治安、张自忠也丝毫没看出破绽。

直到1948年11月,何基沣与张克侠率77军、59军共20000多人起(义),为我军胜利进行淮海战役奠定了基础。

接着,何基沣被任命为三野第三十四军军长,率部参加了渡江战役,为解放全中国立下了新功。1955年,他被授予“一级解放勋章”。

文章来源:大鱼号

文章作者:史说新域

编辑时间:2020-08-05 10:10:59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