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5旬哭丧女,一年哭70多场磕头上万次,每场能挣700元左右

2021-12-25 由 史于前人 发表于 历史 0人气

为了生活,你会做出怎样的妥协。

为了生活,你会做出怎样的妥协。

在河南有这样一个奇葩的女子,一年的365天里,有176天她都在忙着替别人哭丧。

一场算下来少说500个响头,一年到头起码要磕上万个。

这对于平常人来讲,或许打死自己都不愿干这个,但是对于职业哭丧人武会霞来讲,她们却对此“乐此不疲”。

河南5旬哭丧女,一年哭70多场磕头上万次,每场能挣700元左右

在刚开始接触到这一行业的时候,武会霞也是受尽了旁人的白眼。

有一次她路过熟人的家门口,这个熟人却连招呼都没有打,对于这样的一件小事情,武会霞虽然在嘴上没有说什么,但是心里却充满了委屈。

然而这还不是最为过分的,年关的时候,亲戚来到武会霞的家里,对着她就是一顿臭骂:

“你说你的父母都活生生的,每天去给别人奔丧,这不是盼着自己的父母早点死吗?”

武会霞的父母本来就不同意她从事这一行业,他们认为女人就应该安生待在家里相夫教子,经过亲戚这么一闹,父母也开始训斥起她。

河南5旬哭丧女,一年哭70多场磕头上万次,每场能挣700元左右

那一晚,武会霞整整哭了一整夜,好在有丈夫的支持,这才让武会霞一直坚持做了下去。

干这一行如此遭受人们的白眼,武会霞为什么还要坚持下去,这其中难道还有什么隐情?

背后的辛酸

在没有接触哭丧这一行业时,武会霞就是河南一个普普通通的农妇。

夫妻两人全靠地里的农活维持着生计,可是在武会霞的下面有三个孩子,上面还有一个瘫痪在床的老母亲,每年种地的钱根本入不敷出。

为了赚到更多的钱,武会霞就萌生出了找一份工作补贴家用。

河南5旬哭丧女,一年哭70多场磕头上万次,每场能挣700元左右

然而工作还没有找,一份特殊的工作进入到了她的视野,在有一次武会霞去县城给老母亲买药,但是在走到半路的时候,武会霞遇到了一场丧葬仪式。

出于好奇心,武会霞就站着路旁看了一会,然而这一看就是2个多小时。原来这家出殡的是一户大户人家,在棺材的前面雇了一行职业哭丧的。

这些人在跪在是这的棺材前哀声痛哭着,在一旁的武会霞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场面,不禁在围观的人群中发出了这样的感叹:

“这家人也太孝顺了吧。”

对于武会霞的疑惑,旁边有人立马就指出了这一行人就是专业哭丧的,根本就跟孝顺沾不上边。

河南5旬哭丧女,一年哭70多场磕头上万次,每场能挣700元左右

得知这样的结果武会霞惊呆了,原来这个世界上还有这样的人。考虑到这一行业不太体面。

武会霞觉得这一份工作应该比较缺人,但是不知道工作待遇怎么样,于是她便询问旁边的人:

“哭得这么卖力,这一场下来一个人能有多少”“起码一个人也要七八百”

旁边的人回应到。听这样的数字,武会霞又想到了自己一家的状况。

自己一家七口挤在一个茅草屋里,如今眼看自己的孩子越来越大,将来肯定又有一大笔开销,既然干这一行这么赚钱,自己为何不能从事这一行改善家庭呢?

河南5旬哭丧女,一年哭70多场磕头上万次,每场能挣700元左右

说干就干,武会霞回到家里就准备跟丈夫商议这个事情,可是那天在饭桌上,当着丈夫和三个孩子的面,武会霞还是没有说出口。

为别人进行哭丧活动,这让一个传统的农村人怎么接受。

在把这件事情压在心头之后,武会霞每天做事就好像心不在焉一样,面对妻子这样的怪异的举措,丈夫也是不停的询问武会霞究竟有什么事情。

在丈夫的不断询问中,武会霞最终说出了自己想要成为一名职业哭丧人的想法。听到武会霞有这样的想法,丈夫还以为自己在那里让她受到了委屈。

河南5旬哭丧女,一年哭70多场磕头上万次,每场能挣700元左右

武会霞对丈夫的坚决反对早就有预料了,在之后的日子里,武会霞晓之以理,动之以情地跟丈夫分析了起来。面对武会霞的软磨硬泡丈夫只好妥协下来。

开始新工作

得到了丈夫的许可后,武会霞找到了丧葬负责人。

因为武会霞的嗓音洪亮且富有磁性,她顺利地得到了这份工作,对于第一次哭丧,武会霞的内心紧张极了,虽然之前自己看过,但毕竟没有亲身体验过。

好在出发前,武会霞已经把台词背得滚瓜烂熟。

河南5旬哭丧女,一年哭70多场磕头上万次,每场能挣700元左右

来到逝者家里后,武会霞开始了化妆工作,一般出丧的人员需要身穿白色衣服,在脸上画上“血泪”装,这样略带夸张的妆容能够快速让旁观者进入悲伤的氛围。

等到哭灵仪式正式开始后,武会霞有条不紊地将逝者生平事迹朗诵了出来。

当然哭丧最为主要的还是讲究一个哭字,在说到令人动情之处,武会霞更是声泪俱下,把现场的氛围一下子烘托了出来。

看到气氛已经有了后,武会霞结束了哭腔开始跪地磕起了头,这样的状态看上去远比逝者的亲生女儿还要悲伤。

河南5旬哭丧女,一年哭70多场磕头上万次,每场能挣700元左右

为了能深刻演绎出生离死别的痛苦,武会霞常常把自己代入进入,把棺材里想象成那是自己的父母。

凭借这样出色的演出,武会霞成功征服了现场的家属,在葬礼结束之后,武会霞得到了她第一笔工资700块。有了这样一笔钱后,更加坚定了武会霞在这条路上继续走下去的决心。

成名

随着第一次演出的成功,来找武会霞奔丧的人也越来越多。

在名气大了之后,十里八乡都知道了有了专本哭灵的人叫武会霞。

河南5旬哭丧女,一年哭70多场磕头上万次,每场能挣700元左右

在这之后只要谁家有这样的活,总是第一时间打电话给武会霞,在繁忙的时候武会霞一年能收到70多场邀请。

一场下来少说也要磕上500个响头,一年下来早就已经达到了上万次了。

因为常年跪在地下,膝盖被磨出一层厚厚的茧子。不过这还不是最难的,想想每一场都要把自己投入进去,精神上早都已经疲倦了。

看到妻子每天回到家如此疲惫,丈夫开始劝告武会霞不要再从事这一个行业了,毕竟身体才是革命的本钱,但是武会霞想到自己的一家老小,还是咬着牙坚持了下来。

河南5旬哭丧女,一年哭70多场磕头上万次,每场能挣700元左右

在这一行业呆的时间长了,武会霞慢慢地也就适应了,后来不知不觉就在这一行干了六年时间。

在从事哭丧行业的这些年里,武会霞受尽了旁人的白眼,有人说她是丧门星,也有人坚决不让她进自己的大门。面对旁人的排斥,武会霞只能选择默默接受。

对于从事这一特殊行业的几年时间里,唯一让武会霞感到欣慰的就是,高额的收入给武会霞家带来了巨大的变化,原本贫困的家庭在武会霞的努力下,逐步奔向了小康的生活。

同样因为家里生活的改善,父母也是理解了武会霞的一片孝心。有了家人的支持,武会霞对于这份工作又有了新的期许。

河南5旬哭丧女,一年哭70多场磕头上万次,每场能挣700元左右

为了更好地发展自己的事业,武会霞开始考虑这一行业的未来,她认为传统的哭丧已经逐渐跟不上现代的脚步了,于是武会霞在当地组织了一个“歌仔”戏队。

而这个戏队也诞生了一个全新的哭丧理念,以往的服务都是通过哭泣和磕头的方式表达,这一次武会霞决定改为用歌曲的方式来进行。

在歌曲的编排上,武会霞细心挑选了几首适合哭丧的背景音乐,然后在这样的基础上演唱歌仔戏“二十四拜”。武会霞希望通过这样的方式,来表达自己对逝者的哀悼。

河南5旬哭丧女,一年哭70多场磕头上万次,每场能挣700元左右

出名之后

随着武会霞哭丧的队伍不断扩大,村里的人开始想要加入进来,对于他们到了,武会霞不计前嫌地表示了欢迎。

如今武会霞的哭丧团队几乎都是一个村的,如果有需求,武会霞很快就能召集众人。

凭借着出色的服务,戏队很快就出了名,在从事哭丧的这些年中,武会霞每天检查一下服装道具已经成了习惯。

河南5旬哭丧女,一年哭70多场磕头上万次,每场能挣700元左右

打响了名气后,武会霞有了更可观的收入,她再也不用为三个孩子的学费和母亲的医药费发愁。面对旁人的冷眼,用武会霞自己的话来说:

“凭自己的手吃饭,这有什么不光彩的”

在之后的日子里,武会霞给家里买下来一套房子,一家人再也不用挤在一间破茅草屋里,眼看着自己的儿子步入了大学,武会霞一家的生活也越来越有盼头。

有了这么多的安慰后,武会霞觉得自己做的一切也都是非常值得的。

河南5旬哭丧女,一年哭70多场磕头上万次,每场能挣700元左右

结语

哭丧这样的习俗,古代就有这记载,随着时代的不断发展,每个地方的习俗出现了分化。

但是哭丧作为普遍的丧葬文化,一度成为中国儒家文化中独有的特色。

对于武会霞从事这样一份特殊行业,既然没有违反法律治安,人家凭借着自己的双手吃饭,这样的人就应该值得尊重。

相关文章

史于前人

史于前人,史于前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