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货币使用价格下降时,其相应的货币产品也将会由此而增加

2021-12-25 由 淡冉墨 发表于 宠物 0人气

引言

引言

常规的货币工具可以看成通过买卖资本准备金来盯住隔夜拆借利率,进一步来说,他们可能通过买卖半年期国债,使得利率盯在15个基点,或买卖两年期国债使利率盯在1%,或10年期长期国债使利率盯在1.5%,等等。结果会使联邦基金利率和其他长期利率之间的利差减小。

理论上,美联储可以将利率盯在任何一个水平上,只要它买卖足够的相应证券。而实际上,自第二次世界大战及以后,美联储始终把基准利率盯在一个很低的水平。但美联储这样做也意味着,它将牺牲掉对许多证券和银行准备金的控制能力,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就出现过这种情况。为了使国债利率降低到一定水平,美联储需要购买大量国债。而且到底要购买多少,他们事先还不能确切地知道。

因此央行通常不会考虑采用此方法,他们早就明白这样一个道理:不要失去资产负债控制权,否则他们将失去对银行准备金和货币供给的控制力。现在,让我们来谈谈美联储所喜爱的非常规武器:量化宽松。这个概念是指,通过各种改变央行的资产负债表的方法来改进金融状况。既然美联储在此次危机中,多次以不同的形式运用了这种武器,那么我们就花点时间来研究一下它。

量化宽松政策通常,一国央行通过降低隔夜拆借利率(在美国,等同于联邦基金利率)来实行宽松货币政策。但是,如果碰巧利率已经调低到零,(或几乎接近零,像2008年12月时那样),此时虽然还需要进一步刺激经济,调低利率,可由于利率已经没有下调的空间,那么央行此时是该关门,然后回家休假呢?还是再尝试一些其他的方法呢?其实,早在20世纪90年代,日本银行就使用了一些量化宽松货币政策,其他央行,包括美联储也有过类似的经历,量化宽松政策的名字起源于这样一个想法,即一个规范的货币宽松政策是通过调节货币使用价格(即借贷成本或利率)来发挥政策作用。

当货币使用价格下降时,其相应的货币产品也将会由此而增加

当货币使用价格下降时,其相应的货币产品(如银行准备金、货币供给、信贷数额)也将会由此而增加。实际上,如果你还记得经济学课程的话,书上有这样一个假定:基础货币通过货币乘数效应,将会产生相对其本身近乎10倍的总货币供应量。当货币的价格(利率)近乎为零时,这一工具将无效。但是,央行仍然可以采用购买资产来增加银行准备金、货币供给和信贷数额,这就是量化宽松这个名字的由来,也就是说,央行为银行提供越来越多的、利率成本近乎为零的准备金,然后希望诱导银行尽快地把这些准备金使用起来(即放贷)。

这个方法可行吗?也许会,但也不一定。假如银行只是把新创造的准备金放在美联储的账户上,不去用它,那么既不会增加货币供应,也不会增加信贷。从2008年9月开始,银行就把大量的超额准备金闲置在账户上。假如我们分析平衡账户的另一边,美联储新创造的准备金是用来购买什么的呢?新创造的准备金主要是用来购买一些特定的资产,即问题资产或次级债券,使得它们的价格上升或收益率降低。

量化宽松有多种形式:它是通过改变不同的央行资产负债表的组成结构或规模;或者通过改变央行的购买对象,分为政府债券和私人债券,当然,也还有一些特别债券不在我们通常所称的私人债券之列。从2008年秋季至今,美联储已经运用了表中的各种方法。美联储第一次资产负债表的组成结构发生显著变化是在2008年3月,即贝尔斯登出现问题以后,当时,许多金融机构拼命地寻找流动资金,美联储就用它持有的、高流动性的国债来购买银行流动性低的资产,如银行债务。

当货币使用价格下降时,其相应的货币产品也将会由此而增加

银行通过持有国债得到它想要的流动性,而美联储并不需要太多的流动性,甚至可以降低一些。但在危机的早期,美联储误判了当时的事态。他们认为此次危机只是因为操作上的失误所导致的金融骚动,并没有引起足够的重视,也就没有采用相应的货币工具来增加银行准备金,以调节金融市场的流动性。美联储作为流通货币的最终提供人,在当时还没有想到要对利率进行调节。

当时,除了我以外,还没有人把这种货币手段称为“量化宽松”,所以在表9—1中,我们将它称为“前期量化宽松”,之所以这样称呼,是因为它确实改变了美联储资产负债表的组成结构,当时的美联储官员还担心,这种操作将花光美联储所有的短期国债。同样,扭转操作是指美联储卖出短期国债,同时买入长期国债的替换操作。公开市场委员会在2011年9月首次使用这种方法,并在2012年6月做了一些调整。这个方法调整了美联储资产负债表的组成结构,而不会改变其规模。

扭转操作的目标是相对于短期国债,降低长期国债的收益率,也就是要降低它的溢价。左下栏的“第零轮量化宽松”是指最早期的量化宽松,当时,也没有人称它为“量化宽松”,但我们还是能明显地看到,为了救活奄奄一息的商业票据市场,美联储在2008年10月份开始大量地购买它,“第零轮量化宽松”是为了应对商业票据过高的风险利差而设计。“第零轮量化宽松”也是一种量化宽松手段,它通过购买私有部门的金融资产改变了美联储的资产负债表结构,增加了银行储备。

当货币使用价格下降时,其相应的货币产品也将会由此而增加

第一轮量化宽松是指美联储在2008年9月到2010年3月,开始大规模地购买房利美、房地美和住房抵押贷款的债券。从数量上来讲,这次才是真正地将日本人所指的“量化宽松”政策运用于美国金融市场。现在我们所称的量化宽松,还包括3 000亿美元的国债购买,同商业票据购买一样,从2008—2010年,住房抵押贷款债券购买的目标很明确:减小住房抵押贷款债券相对于国债的风险利差,而且这种方法确实见效了。

第二轮量化宽松是指在2010年12月,美联储宣布的运用6 000亿美元资金购买中长期国债的计划,计划延续到2011年6月末,该计划试图调低长期国债及其他相关利率,但不涉及私有金融资产。令人惊奇的是,第二轮量化宽松是所有量化宽松政策中最具政治争议性的一次,该政策宣布后不久,伯南克和美联储就受到了来自各方的政治攻击。这其中包括:前共和党副总统候选人萨拉·佩林,熟知货币政策的德国财务部长朔伊布勒,以及本该为得克萨斯州州长的共和党候选人里克·佩里。佩里指责伯南克的政策方案为“叛国行为”。叛国?这是否意味着伯南克在帮我们的敌国干活呢?

由于我在《华尔街日报》上发表文章支持伯南克的做法,我也遭受了萨拉·佩林的攻击。佩林声称:“我们现在应该批判并反驳一种错误的观念,即指望通过平白无故地再印出6 000亿美元来改变我们的经济状况。如果还要把这种观念付诸实践,将是一件非常冒险的事情。佩林这么说好像是在表明:他们已经发现央行在印钱,而且他们对此很不高兴。

当货币使用价格下降时,其相应的货币产品也将会由此而增加

第二轮量化宽松货币政策引起的众怒,确实令美联储的决策者们感到惊讶。因为这一轮量化宽松货币政策并没有比上一轮激进,此前央行就一直在买卖政府债券,而且由于事先通知了,通常市场反应并不明显。而这一次行动所引起的政治上的骚乱,如此强烈而长久,确实令美联储官员们有些始料不及。一些分析人士甚至认为,美联储今后如果再一次实施这种量化宽松货币政策,可能会更加小心谨慎。如果我们从根本上思考这个问题:央行扩张资产负债表的做法是否有些不妥?答案有很多种,但主要还是与通货膨胀有关。

回忆一下,常规的扩张货币政策是怎样引起高通胀的。假定表9—2为一张简化的美联储资产负债表,如果美联储购买了国债或私有金融资产,而没有售出其他资产相抵消,那么总资产额将会增加。这是一道简单的算术题,但是,根据会计恒等式,总资产数额最终将与总负债数额相等。因此,将会有更多的银行准备金出现在右边销项。多出的准备金通常会产生更多的信贷,增加货币供应,导致经济扩张,并最终引起通胀。因此,经济学课程告诉我们这样一个常识:增加银行准备金最终会引起通胀。

当货币使用价格下降时,其相应的货币产品也将会由此而增加

结语

但如果是在非常时期呢?如果银行只是把多出来的准备金放在美联储账户上不动,就像他们在雷曼银行倒下后所做的那样。那么,我们刚才所说的通胀问题就不会发生,货币供应也不会增加,银行信贷不会增加,扩张的货币政策也就不能产生扩张的经济效果,那么,为什么银行会把超额准备金存放在美联储账户上不动呢?主要原因还是因为银行根本不敢在特殊时期把钱贷出去。

相关文章

淡冉墨

现在我学会了顺其自然, 不想再挽留什么,

TA的热门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