佣兵王德纳尔:暗杀政要30起,搞垮非洲多国,因老年痴呆不用坐牢

2021-12-24 由 协虎战争史 发表于 历史 0人气

2020年2月11日,一则外交新闻引爆了互联网,非洲小岛国科摩罗为中国疫情献上爱心,捐出100欧元巨款作为支持。

2020年2月11日,一则外交新闻引爆了互联网,非洲小岛国科摩罗为中国疫情献上爱心,捐出100欧元“巨款”作为支持。

网友们顿时炸了锅,科摩罗再怎么困难,也好歹是个国家政权,就捐款100欧元,折合人民币800块,实在有点不上道。更重要的是,这100欧元还是两张50块的纸币,有人开玩笑说,这可能是这个国家唯一的两张欧元了。

当然,中国对科摩罗政府的善意还是很感谢的,因为科摩罗属于世界最不发达国家之一,100欧元也属于礼轻情意重。

佣兵王德纳尔:暗杀政要30起,搞垮非洲多国,因老年痴呆不用坐牢

科摩罗在1975年从法国独立,这个小国和其他非洲国家一样,政局十分动荡,是列强手里的橡皮泥,被随意揉来搓去。在全世界范围内,科摩罗和它的总统们都是无名小卒,这个岛国最出名的人居然是它的前总统卫队长,被誉为“世界第一雇佣兵”的鲍勃.德纳尔。

鲍勃.德纳尔,喜欢冷战史的人肯定听过这个大名,此人是世界著名的雇佣兵头目,带着敢死队纵横亚非十几个国家,常常几十个人就敢暗杀总统,是非洲闻风丧当的“窃国大盗”。

德纳尔曾在岛国科摩罗“占山为王”,在推翻了合法政府后另立总统,自己则带着手下掌握军政大权,在岛上穷奢极欲,过起了大航海时代海盗王的生活。

因为在科摩罗搞得天怒人怨,德纳尔晚年被赶出科摩罗,遭到法国当局逮捕,但是他居然神奇地没坐一天牢,在法国农村度过了余生。

那么,如此穷凶极恶的鲍勃.德纳尔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他是怎么成为世界雇佣兵传奇的?他靠什么资本在非洲纵横几十年?晚年的他被捕受审,为何又不用坐牢呢?

佣兵王德纳尔:暗杀政要30起,搞垮非洲多国,因老年痴呆不用坐牢

一、鲍勃.德纳尔:法国军二代的野望

鲍勃.德纳尔,本名吉贝尔.布尔若,他一生化名无数,德纳尔是他最出名的名字,所以后世都以这个化名称呼他。

鲍勃于1929年出生在法国西南部阿基坦省的名城波尔多,这座充满地中海气息的海港是法国第四大城市,当地人靠海为生,水手和水兵是令人尊敬的职业。

德纳尔的父亲是一位法军下士,也是法国外籍军团的领头人之一,他叔叔是远洋水手,常年航行在亚洲和非洲海域。在父辈的影响下,德纳尔从小就向往冒险,喜欢紧张刺激的军旅生活。他成年后立刻参军,成为法国海军陆战队的一员。

佣兵王德纳尔:暗杀政要30起,搞垮非洲多国,因老年痴呆不用坐牢

当时正值50年代,法国积极重返亚非殖民地,但是法国已经不住轰轰烈烈的殖民地独立运动,以印度支那为首的殖民地纷纷独立。年轻的德纳尔随军驻扎在北非,这里是法国最后努力维持的殖民地之一。1951年,德纳尔在法属摩洛哥服役,并在第二年接受分配成为殖民地警察。

当警察的生活让德纳尔百无聊赖,他整天奔波在贫民窟,处理打架斗殴和小偷小窃事件,连枪都没机会拔。德纳尔当时20出头,一腔血气无处发泄,只得整日在酒吧买醉,他就这样在摩洛哥平静地度过了几年。

但时势造英雄,1960年,黑非洲相继爆发革命,比利时人丢掉了他们的“奶牛”刚果,于是扶持南部军阀冲伯造反,分裂新生的刚果共和国。

比利时人、刚果政府、军阀冲伯都在招兵买马,很多法国外籍兵团都南下淘金去了。德纳尔听到这个消息兴奋异常,他马上回宿舍去撺掇战友们一起南下,在找到了几个志同道合的朋友后,德纳尔背着武器来到了刚果成为一名雇佣兵,开始了他的传奇人生。

佣兵王德纳尔:暗杀政要30起,搞垮非洲多国,因老年痴呆不用坐牢

二、善用计谋,刚柔并济的雇佣兵之王

德纳尔和战友们一开始投入刚果军阀冲伯旗下,为他保护矿场。德纳尔的上司叫做雅克.斯拉姆,此人号称非洲雇佣兵之父,组建了非洲第一个雇佣兵团——第10敢死队。

第10敢死队大多是白人,都是英、法、比等国的老兵,打起刚果的黑叔叔们如砍瓜切菜。很快,刚果的民选总统卢蒙巴被推翻,他本人被处死,这是死在德纳尔手上的第一个非洲总统。

卢蒙巴死后,刚果国内一团乱麻,正好给各种雇佣兵团发展的空间。

1962年,军阀冲伯被打倒,德纳尔跟着第10敢死队退往邻国安哥拉等待机会。1964年,冲伯带着敢死队重回刚果,结果在1965年的内斗中输给了手握军权的蒙博托。蒙博托虽然赢了战斗,但是对雇佣兵们的战斗力非常眼馋,于是他拉拢德纳尔作为手下,帮他平定国内的其他雇佣兵。

德纳尔是个收钱办事的人,他前期为蒙博托解决了不少麻烦,但是后来蒙博托怕德纳尔骑在自己头上,开始排挤他,两方最后兵戎相见,德纳尔不得不带着手下离开刚果。

佣兵王德纳尔:暗杀政要30起,搞垮非洲多国,因老年痴呆不用坐牢

此时正是60年代末期,整个黑非洲的独立运动不可逆转,欧洲列强眼看就要被赶出非洲。英法比葡等国抓耳挠腮,美苏为了削弱欧洲都支持殖民地独立,这些国家不得不仰人鼻息。

但直接把这些“奶牛”交出去,等于是在欧洲人身上割肉,欧洲政府也不甘心。

这时候,德纳尔和雇佣兵们的机会来了,他们受聘于各个政府,专门在黑非洲搞破坏,颠覆那些合法的民选政府,再让列强扶持的代言人上位。德纳尔自己把“恐怖主义”和“叛乱分子”的黑锅背上,只要各国付出真金白银就行。

从60年代末到80年代初的十几年里,德纳尔带着自己的手下辗转西非、南非、西亚的十几个国家,他在多个国家担任军事顾问,负责训练士兵和组织防务。在这些工作间隙,德纳尔和手下组织或参与了30多次暗杀和政变,杀死了数十名非洲的政客和异见分子,被刚果、安哥拉、津巴布韦、尼日利亚、贝宁、加蓬等多个国家拉入黑名单。

佣兵王德纳尔:暗杀政要30起,搞垮非洲多国,因老年痴呆不用坐牢

德纳尔能在非洲如鱼得水,并不只是靠武力,作为国际雇佣兵先驱,这个法国人连杀人放火都透露着一股“优雅”。

首先德纳尔的团队不收无名之辈,更不收亡命之徒,他们大多由欧洲退役军人组成,法国外籍兵团占大头。这里面有黑人有白人,接受德纳尔直接指挥,平时是大口吃肉,大口喝酒,有钱了是大秤分金,一碗水端平。

所以德纳尔手下虽然不多,最多100多人,但是个个战斗力爆表,而且死心塌地。

此外,德纳尔也是个战术大师,他的政变也不是跟人死磕,毕竟雇佣兵只是特种作战力量,跟一个国家正规军死磕是找死。当年在刚果,蒙博托拉着一堆黑叔叔把自己赶出了国门,德纳尔铭记在心。

佣兵王德纳尔:暗杀政要30起,搞垮非洲多国,因老年痴呆不用坐牢

德纳尔的行动都“四两拨千斤”,他花很多时间和气力了解该国政府,买通里面的软骨头,尤其是军队的和安保人士,架空领袖。万事俱备之后,自己和雇佣兵们从天而降,十几辆吉普车的车队就能直插总统府,让一个国家改朝换代。

1975年,非洲小国科摩罗从法国手里独立,该国的一个总统候选人找到了德纳尔,他想请德纳尔扶自己上位,酬劳百万美金。当时46岁的德纳尔欣然接受了这个计划,他此刻还不知道,这个决定会将他剩余的人生和小国科摩罗绑定在一起。

佣兵王德纳尔:暗杀政要30起,搞垮非洲多国,因老年痴呆不用坐牢

三、鲍勃.德纳尔:我是个“士兵”,不是“雇佣兵”

找到德纳尔的人叫萨利赫,他掏出百万美金请德纳尔赶走民选总统阿卜杜勒,让自己上位。科摩罗只是个几十万人的小岛国,全国连一支像样的军队都没有,德纳尔立刻组织行动,政变易如反掌,萨利赫成为了科摩罗总统。

德纳尔干完这单还不满足,接着在非洲浑水摸鱼,但是因为各国政府对他有了提防,几单生意都没成,他的雇佣兵生涯岌岌可危。

1978年,眼看雇佣兵们的生活越来越差,当年被他推翻的科摩罗总统阿卜杜勒居然找上门来,他豪掷600万美金,想让德纳尔帮自己重回总统宝座。

德纳尔一时有点纠结,毕竟让自己推翻自己的前任老板,以后这个名声传出去了,圈子里可能不好混。

但是600万美金在70年代可是巨款,德纳尔想拒绝也张不开口。于是在1978年,德纳尔重回科摩罗,他先花几万美金买通了总统萨利赫的卫队长,然后带着几十号人渗透进总统府,把萨利赫两枪爆头,之后将尸体丢到了水沟。

佣兵王德纳尔:暗杀政要30起,搞垮非洲多国,因老年痴呆不用坐牢

阿卜杜勒重新当上了总统,而德纳尔却产生了新的野心。

自己和雇佣兵兄弟们东奔西跑十几年,一直没个落脚点,现在科摩罗这个岛国正好当自己的老窝。德纳尔申请做了阿卜杜勒的卫队长,此外还让手下进入科摩罗军队工作,等于控制了这个小国的防卫权。

此时的总统阿卜杜勒是个光杆司令,对德纳尔的所作所为敢怒不敢言,只好放任这群雇佣兵在国家滋生混乱。

而德纳尔在科摩罗养精蓄锐,靠国家财政养活雇佣兵,并接受国际订单四处捣乱,在黑非洲掀起多次暴动和政变,引起了联合国的注意。他本人在科摩罗穷奢极欲,为自己修建了几百亩的庄园,有300多个黑人农民工作,自己还娶了6个老婆,生了8个孩子。

佣兵王德纳尔:暗杀政要30起,搞垮非洲多国,因老年痴呆不用坐牢

科摩罗本来就穷得叮当响,德纳尔这么一闹,几十万科摩罗人民怨声载道,总统阿卜杜勒满腹怨气,最后找到了自己以前的宗主国,也是德纳尔的祖国——法兰西。

法国觉得德纳尔的行为太丑恶了,简直是近代奴隶主和海盗的作风,于是就命令德纳尔滚蛋。拿到法兰西“圣旨”的阿卜杜勒立刻找德纳尔,想杯酒释兵权,结果被德纳尔拒绝,阿卜杜勒被德纳尔的雇佣兵打死,德纳尔宣布自己就任总统。

此举激怒了法国,法国派出军队登陆科摩罗赶走了德纳尔,德纳尔远走南非,结束了在科摩罗十几年的奢侈生活。

德纳尔后来辗转南非、意大利、法国,过着隐居生活,但是他骨子里的冒险血液从未冷却。1995年,德纳尔以66岁高龄重回科摩罗发动政变,这次法国派出300精锐直接将其逮捕,送到了法国受审。

佣兵王德纳尔:暗杀政要30起,搞垮非洲多国,因老年痴呆不用坐牢

德纳尔在法国被以“谋杀和颠覆他国政权”被起诉,最后被判决6年监禁,可法国称德纳尔已经患有严重的老年痴呆,最后被判缓刑,一天牢也没有坐。

德纳尔晚年在家乡隐居了起来,他经常身穿短袖短裤,露出满身伤疤,等别人问起后就向别人吹嘘自己的丰功伟绩。

世界很多媒体都对德纳尔进行过采访,他对自己的所作所为毫无悔意,他认为自己是一个“士兵”而不是“雇佣兵”,他效忠不是野心也不是金钱,而是祖国法兰西。

在上世纪独立运动轰轰烈烈的非洲,在美苏的阴影下,法国要保住自己的海外殖民地,就要用他们这样的人在黑暗中行动。

德纳尔说:“虽然我不受国防部的将军指挥,但是在一些情报部的暗室里,高级官员们和我握手,对我称道连连。”

2007年10月13日,鲍勃.德纳尔在法国安静去世。讽刺的是,法国政府为他举办了盛大的葬礼,各国报纸用“雇佣兵之王与世长辞”作为标题。

德纳尔的一生虽受争议,但他确实是个传奇,是属于20世纪下半叶这个特殊时代的传奇。随着世界局势逐渐稳定,“雇佣兵”这一行业不再吃香,德纳尔“一人灭一国”的故事可能永远不会上演了。

文/商学野

参考资料:

1、《“政变狂人”德纳尔》,秦川

2、《“雇佣兵之王”传奇》,文锋

相关文章

协虎战争史

用通俗的语言,科普战史故事、武器装备,传播军史正能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