既然梁山上很多人都不喜欢招安,为什么他们不离开或赶走宋江?

2021-12-24 由 大吃一斤 发表于 历史 0人气

小说《水浒传》里,梁山上反对招安的是弱势群体,并没有多少人不喜欢招安。大家不离开梁山是因为梁山人多势众,最为安全。赶走宋江,梁山泊群龙无首,会成为一盘散沙。关键在于:宋江有极其厉害的制衡手段!

小说《水浒传》里,梁山上反对招安的是弱势群体,并没有多少人不喜欢招安。大家不离开梁山是因为梁山人多势众,最为安全。赶走宋江,梁山泊群龙无首,会成为一盘散沙。关键在于:宋江有极其厉害的制衡手段!

既然梁山上很多人都不喜欢招安,为什么他们不离开或赶走宋江?

一、水泊梁山上,没有多少人反对招安,更没有多少人反对宋江。

梁山泊一百八将的座次,无论是出于宋江的个人意志,还是其他因素安排的,“三十六天罡”都必然占据山寨统治地位。我们分析水泊梁山上谁反对谁支持招安,只需要粗略分析“三十六天罡”即可。

《水浒传》里的三十六天罡,真正反对招安的,充其量只有阮氏三雄、鲁智深、武松、刘唐、李逵、史进、林冲、杨志等寥寥数人。

阮小七偷换御酒、戏着方腊的龙袍和平天冠,反映了阮氏三雄是最为激烈的反招安派。

鲁智深一针见血地指出:“俺的直裰染做皂了,洗杀怎得干净?招安不济事!” 明确反对招安。

武松也曾直接顶撞宋江:“今日也要招安,明日也要招安,冷了弟兄们的心!”

李逵撕扯招安诏书,力主“杀去东京,夺了鸟位!” 反招安态度明显。

刘唐是晁盖的老班底,他反对招安的态度,是与阮氏三雄殊无二致的。

主动落草的史进,与二龙山派反招安思想应该是接近的,可以列入反对招安的将领之一。

林冲和杨志,是两个特殊的人物,由于他们他们的身份和一身惊人武功,他们都一直是期盼回到体制内。二人都是在碰得头破血流之后,迫不得已落草为寇的。他们深知招安没有好下场,但又并非死硬的反招安份子。在招安和反招安之间,其实这是两个思想矛盾的人物。

燕青,是梁山泊最为乖巧的人物,他实质上是反对招安的,但他又是招安的积极践行者。这是因为他是卢俊义的仆人,是他的“义仆”观念决定的。

“三十六天罡”里的其他人,宋江、吴用、花荣是招安派的核心人物。

五虎上将里的关胜、秦明、呼延灼、董平和八骠骑里的朱仝、索超、张清是朝廷降将,都是寄希望于宋江的“等待招安,封妻荫子,光耀门楣”决策的实现。徐宁是被宋江、吴用计赚上山的,与其他朝廷降将没有区别。雷横,可以说是唯朱仝马首是瞻,无疑可以归入招安派一类。

李俊、张横、张顺、穆弘,即所谓“揭阳三霸”,是为害一方的地方恶势力的代表,是典型的投机分子。他们追随宋江,就是为了谋个出身,他们是不反对招安的。戴宗为首的江州派人众也是如此。

公子哥柴进胡闹一气,是因为保有丹书铁券,并无反抗宋朝廷之心。

李应是宋江裹挟上山的,不会有心当一辈子草寇。

呆头呆脑的卢俊义,就是宋江、吴用的一个牵线木偶,不用说是属于招安派。

公孙胜虽然是晁盖劫取时生辰纲的“七星聚义”的七人其中之一,但他是“方外之人”,他不会永远在江湖上落草为寇,也不可能在朝为官。在梁山泊招安和反招安方面,这个人可以忽略不计。

杨雄、石秀是宋江从晁盖的行刑刽子手下救出来的,解珍、解宝有宋江提携之恩,他们四人是不可能反对宋江,不可能反对招安的。

既然梁山上很多人都不喜欢招安,为什么他们不离开或赶走宋江?

二、离开梁山,反对招安的几个人无处安身;赶走宋江,反对招安的几个人无法办到,他们也犯不上那么做。

“三十六天罡”里的十来个反对招安的人,离开梁山何去何从?

阮小七穿戴了方腊的衣冠后,被朝廷认为有谋反之心,回到他的石碣村依旧打渔去了。假如阮氏三雄离开梁山泊,到哪里去?回乡打渔?

鲁智深、武松、杨志是从二龙山归附梁山的。史进也是从少华山率队归附梁山的。他们之所以归付梁山,都是在他们原来的山寨无法自保的情况下,与梁山泊兵合一处,将处一家的。鲁智深、史进都被官府抓去过。难道他们依旧各回各家各找各妈?那么他们不还是回到了以前势单力孤的境况,不是坐等官兵各个击破,死路一条?

或许有人会说,他们可以组合在一起,带同“七十二地煞”里他们的同伙,另立山头,再开炉灶!

但阮氏三雄与鲁智深、武松、杨志、史进,与刘唐、李逵、林冲,除了在反对招安上意见基本一致,他们之间并无多少交集。

李逵唯宋江马首是瞻,他虽然反对招安,但他绝对不可能离开宋江。

林冲虽然是鲁智深的结拜兄弟,但他是梁山泊元老,他有可能离开梁山?没有可能!

阮氏三雄、刘唐都是梁山草创时期的将领,他们会离开梁山?也断然不会!

也就是说,反对招安的将领离开梁山的唯独只有鲁智深有可能。但按鲁智深说的“大家各自走开”,他走开后去干嘛?只能是流落江湖,别无出路。

初晓儿断定林冲、杨志、武松不会离开梁山,下文再说。

题主所说的“赶走宋江”,无异于痴人说梦,寥寥数人,能赶走宋江么?“梁山泊天王晁盖”也不是宋江对手,其他人要想赶走宋江,谈何容易!假如真有反对招安的人出来赶杀宋江,第一个出来保护宋江的,反而恰好是反对招安的李逵!

梁山泊没有了宋江,会成为一盘散沙。

既然梁山上很多人都不喜欢招安,为什么他们不离开或赶走宋江?

三、宋江有极其厉害的制衡手段,招安反对派不可能离开梁山,更不可能有人出手赶走宋江。

“三十六天罡”里,宋江、吴用、花荣是整个山寨的灵魂人物,梁山泊招安的大政方针都出自他们三人之手。他们三人虽然没有如同《三国演义》的桃园三结义,但他们的同进退、共生死,却比“刘关张”犹有过之。

吴用的背主求荣,成了宋江迷惑和辖制晁盖集团隐蔽的、得心应手的有力助手,同时也成为了宋江实施招安决策的智囊团首席执行官。

晁盖集团的班底,全都按吴用的眼色行事。在阮氏三雄、李逵、刘唐,乃至武松的眼里,吴用都是反对招安的。吴用正好利用他与晁盖同时上山的身份,慢橹摇船捉醉鱼,在晁盖死后,成了晁盖集团实际上的领导者。牢牢地控制住了晁盖老班底的行动。

宋江的“要当官,杀人放火受招安”的决策,更在吴用这个心狠手毒的“智多星”的辅助下,得到了有力地推行。

宋江、吴用无端炮制了一个“河北三绝”的名头,让一个草包卢俊义当上了梁山泊副寨主。既让宋江坐稳了第一把交椅,又使招安派多了“副寨主”支持的砝码。试想,山寨正副寨主和军师都力主招安,这个决策还有商量的余地么?

林冲,虽然他反对招安,但是他的性格决定了他不可能鲁莽行事,而是以大局为重。晁盖等人上梁山时,林冲是有资格当寨主的,但他一让再让,自己只坐了第四把交椅。晁盖一死,最先推举宋江坐第一把交椅的正好又是林冲。

林冲是清醒的,他知道宋江、吴用赚卢俊义上山的目的。他同样知道,宋江之所以把一个武功和资历都远远不如他的关胜硬架在他头上的目的。他也知道只要自己拿出决定性意见,山寨里没有多少人反对宋江当寨主。

林冲的性格,宋江、吴用了如指掌。吴用在跟随晁盖上梁山时,就在研究林冲。宋江对林冲的认识,明显综合了自己的判断和吴用对林冲的认识。让反对招安的林冲成了自己上位的主要推手,客观上也就成为了实施招安的推手。林冲不可能离开梁山,更不可能赶走宋江。

宋江的手段何等厉害!

花荣,是宋江最亲近最得力的干将。宋江通过花荣笼络住了秦明,加上无尺寸之功的关胜一上梁山就成了五虎上将之首,必然对宋江感激涕零,更有武艺高强资历最老的林冲的谦让,五虎上将就牢牢把握在宋江手里。

宋江把花荣摆在八骠骑之首的位置,加上与宋江速来交好的朱仝坐八骠骑第二把交椅。对把不准脉搏的杨志,宋江把他排到了朝廷降将张清的后面,徐宁和索超的前面,两边一夹,让他动弹不得。武功一般但是江州派班底的穆弘也摆在了八骠骑里面。

这样宋江也牢牢把控了骠骑将军。

如此一来,梁山泊最精锐部队的首领,马军头领就完全听命于宋江。

步军头领,宋江把鲁智深、武松排在第一位和第二位。但是他们两人是无法管得住刘唐、雷横、李逵、燕青、杨雄、石秀、解珍、解宝等人的。刘唐与鲁智深、武松没有交集;雷横是宋江的救命恩人;李逵是宋江的铁杆粉丝;燕青听命于卢俊义;宋江对杨雄、石秀有恩。

解珍、解宝是孙立带上梁山的,宋江分化瓦解了登州派,把为头的孙立打入了“七十二地煞”系列,解珍、解宝在梁山泊有了光彩的身份,感激还来不及,他俩必然不会反对宋江。

武松是宋江的结拜兄弟,他反对招安,但他却是整部《水浒传》里第一个提出接受朝廷招安的人!

武松虽然说了“今日要招安,明日也要招安,冷了弟兄们的心”的话,但他是一个经不起追捧,受不得羞辱的人。

施恩免了他的杀威棒,好酒好肉款待他,他便成了施恩和张都监狗咬狗,争夺快活林的打手。

柴进不满意他的发酒疯打人,他便把招待了他一年多的柴进说成是“花无百日红”。

宋江送了他十两银子,他便感动得流下泪来。

朝廷诏书上言辞不对,他便要“活剐了”招安使节。

武松的口头禅是“我便是景阳冈上的打虎武松!”

第一次招安现场上,宋江对招安使节说:“我们这些兄弟,只要朝廷好言相慰,便心满意足了!” 这话说的就是武松。

换句话说,只要宋江对武松好言相慰,武松依然是宋江的好兄弟,依然唯宋江马首是瞻!

金圣叹说武松“定考上上”,初晓儿不敢苟同。

也就是说,梁山泊步军头领同样完全掌控在宋江手里。

宋江对水军头领的制衡,尤其明显。直接把追随他的揭阳三霸死死压在阮氏三雄的头上,还让李俊做水军的最高首领。八百里水泊里,水军的控制权无可置疑地把握在宋江的手里。

宋江手段之老辣周全,梁山泊无人能出其右。他让山寨里的将领不可能有人会离开梁山,更没人有赶走自己的念头。

相关文章

大吃一斤

谢谢你那么好看还关注我。

TA的热门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