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战,日本毒父逼女为谍、剖腹、吞药暴毙,得来情报却是一颗炸弹

2021-12-23 由 说历史的女人 发表于 历史 0人气

(说历史的女人——第1773期)

(说历史的女人——第1773期)

在说这个毒父逼女为谍的事件之前,我们要先大略看一下当时的历史背景。因为这个毒父是日本人,逼女为谍的对象则是英国。

日本和英国的历史关系,比较复杂。

这里所说的历史时期,指的是一战和二战时期。

说这两国关系复杂,一方面是英国势力在亚洲的延伸和扩张,一方面是日本的力图崛起。因此,这两国必然会有碰撞点。但是无论是英国还是日本,想在亚洲展现肌肉,攫取利益,必然要和另外两个大国有所交集,一个是大清,一个则是俄罗斯。但是因为清政府的闭关锁国导致了各方面发展都处于滞后状态,亚洲老大的地位已经受到挑战和动摇,实际是在崩塌,因此无论是远道而来的大英帝国,还是卧榻之侧的小日本,对大清采取的方式,都是掠夺性的。与对付俄罗斯是有区别的,俄罗斯强大,英日曾多次结盟以对付俄罗斯而确保自己的利益。

总之,清朝很快就退出了历史舞台,中国进入军阀混战的历史时期。随着历史的变化,当日本逐步强大,军国主义野心越来越强烈,而大英帝国的世界地位受到美国挑战后,日本和英国的关系也发生了变化。尤其是二战前夕,日本的军事力量已经十分强大,足以压制英国在亚洲的利益,尤其是在中国的利益点。比如在1938年5月份,日本通过外交谈判,从英国手里拿走了中国海关和海关关税控制权等。我们不能说是英国心甘情愿拱手让给日本的,而是实力,以及局势变化使然。

二战,日本毒父逼女为谍、剖腹、吞药暴毙,得来情报却是一颗炸弹

英日关系,在一、二战时期,是非常复杂的,非三言两语可以说清。且说在1938年后半年,双方谈判破裂,曾经的盟友成了敌人。这时候,日本军方获悉英国正在研制一种新型潜艇,所以日本为了获取这款新型潜艇的有关情报,便开始了间谍渗入和窃取。

在这期间,日本有个狂热的军国主义分子,也可以说他是间谍狂魔,论其疯狂的程度,其抓狂的窃取情报的操作手段,在历史上都没有能出其右者。这个疯狂的日本军国主义分子,其实笔者更愿意称其为歹毒的父亲,毕竟虎毒尚不食子呢,此人为了表达自己对天皇的效忠之心,连亲生女儿都能忍心采取恶魔的手段对待。

他叫东条冥郎!

看这名字,都让人产生一种不祥之感。

不管怎样,这东条冥郎就是这样的,他为了表达自己对天皇的忠心,不惜一切代价和机会,总想要表达一下。这不,他就拿自己的亲生女儿做邀功工具和牺牲品了——

东条冥郎的女儿叫东条枝子,长得非常漂亮。

一张漂亮的脸蛋,对于女间谍而言,本身就是充满了杀伤力的武器。

老特务东条冥郎自然非常懂这一点,但是想让女儿渗透到英国军舰上去,可没那么容易,需要做一番谋划。

二战,日本毒父逼女为谍、剖腹、吞药暴毙,得来情报却是一颗炸弹

首先东条冥郎到底是怎么说服女儿东条枝子献身做间谍的,有关这一节没有具体的史料,但是让笔者想到了《三国演义》中司徒王允劝义女貂蝉献身搞美人计的桥段。司徒王允说服貂蝉的筹码是大汉江山,或者他对大汉江山的忠心,以及自己的老命做要挟。而这东条冥郎手段估计亦如是,一方面对女儿灌输对天皇的效忠,一方面甚至也可能拿出自己的老命做要挟。

东条枝子大概跟貂蝉一样,也是个孝顺的女儿,所以就答应了。

不过东条枝子答应后的事,要比貂蝉复杂一些。

貂蝉只管耍美人手段,让董卓和吕布色迷心窍互相嫉妒猜忌以至于大打出手就够了。而东条枝子却不行,因为她要扮演的是另外一个人或身份,即松岛长卷。

这个松岛长卷毕业于东京海洋军事学院,父亲叫松岛平健。父亲是日本国会议员,但不是好战分子,而是一名反战人士(父女皆是)。在日本,尤其是二战时期,想做一名反战人士可不容易,甚至是充满了巨大风险的。结果,这个松岛平健就被军国主义分子给暗杀了。

这个设计非常符合当时的日本国情,为了进一步让这个事情看起来非常顺理成章——当时日本东京的报纸《朝日新闻》还专门刊登了新闻《松岛平健遇刺身亡》。

当然,除了这个舆论包装之外。被改造成松岛长卷的这位日本女子,也就是东条枝子,她还要在出征英国之前,先挨上一刀。言及此,不得不佩服这位日本父亲松岛平健的狠心。

松岛平健为了给女儿身体里装进一个东西,那就是精巧的微型相机。于是,就以女儿身体患了阑尾炎为借口,给女儿进行了剖腹手术,然后把相机装进她的身体(这个相机是为了在进入英军基地之后使用,即松岛长卷(东条枝子)拍到了所需要的军事情报之后,便立即要毁掉)。

如此一番操作之后,细心的松岛平健还找人给女儿的左边嘴角上装了一颗美人痣。总之吧,这个松岛平健可谓是煞费苦心,把女儿里里外外包装好了之后,就把女儿放到一艘白橡皮艇上,放逐于日本海——当然这么做,也是有原因的,因为那里是英军侦察船的侦察活动范围。

那日,英军“切尔切克”侦察船在日本海附近侦察的过程中,果然就看到了那艘橡皮艇。

橡皮艇上制造了打斗的痕迹,一名日本男性被杀,一名日本女性——即松岛长卷昏迷。“切尔切克”上的英国情报人员登上橡皮艇,在现场,也就是被杀的日本男性身上搜到了一封密信,信中内容大致就是让他把反战人士松岛长卷杀掉。

英国“切尔切克”号上的医生设法把松岛长卷救活后,通过松岛长卷的自述,得到了这样一个情况:即父亲松岛平健被暗杀后,自己也被强征加入军队,主要在日本潜艇部门工作。但是,因反战,以及父亲被杀,她决定逃离潜艇部门,结果却被追杀。总之,等等如是一大堆理由。

二战,日本毒父逼女为谍、剖腹、吞药暴毙,得来情报却是一颗炸弹

结果,松岛长卷凭借自己的美貌,以及说辞,加上英国情报部门确实获悉日本东京暗杀松岛平健的新闻。最后,她暂时获得了英国方面的信任,不仅被收留,而且还被安排(纳)那比尔船厂进行工作。要知道,这个船厂非比寻常,该船厂正在研制一种新型的军用潜艇。

松岛长卷在这里表现突出,加上绝色美貌和迷人的东方风韵,很快就走进了新潜艇设计师司特伍斯的心房,两人在爱河中遨游了一段时间后,便在爱神的催促之下,于1939年圣诞节举行了浪漫的婚礼。

恰好,英国方面的新潜艇也设计完成,计划在这一天下水试航。

二战,日本毒父逼女为谍、剖腹、吞药暴毙,得来情报却是一颗炸弹

如此,两件喜事一起上演,可谓是双喜临门。

但是,就在这个节骨眼上,意外却发生了。

那个风韵十足的新娘子松岛长卷却忽然身患心肌梗塞死掉了!

这真是一个令人意想不到的意外!

松岛长卷死后,日方忽然跳了出来,提出了一个要求:让英方把松岛长卷的尸体交出来。

这个索尸的要求来得太突兀!其实还很蹊跷!

说突兀和蹊跷是因为——一个普通的女子,竟然会引起日方政府的高度重视,让人猜测也是情理之中。

总之,英方有它猜疑的理由,日方也有它坚持索尸的理由。

结果,经过几番交涉,英国最终答应了日方的要求,把松岛长卷的尸体交给日方,由日方红十字会把松岛长卷的尸体运回日本本土。

这对于日方而言,自然是一种胜利。

尤其是松岛长卷,也就是东条枝子的父亲东条冥郎而言,那是一个心潮澎湃万分激动的时刻。

因为开头已经说了,东条冥郎是要用女儿作为工具,谋取英国新式潜艇的军事机密的。按照原来的计划是,一旦用秘密带去的相机拍到了军事机密资料后,立即毁掉相机,然后把胶卷封进一个特制的胶丸之中。接着等到合适机会,把胶丸和催发心肌梗塞的药物一并吞下,制造暴毙之假象。说白了,东条冥郎就是用女儿东条枝子的死,获得军事机密,然后再用女儿的尸体把机密藏起来。

如今,东条枝子的尸体被运回来了,东条冥郎自然是非常高兴,因为一切似乎都在按照他的设计和谋划在开展。

如今,只要打开女儿的尸体,就能拿到那份重大的军事情报,就能表达最天皇的效忠或忠心。

如今,这真是一个令人不可思议的时刻——大概只有日本那些狂热的军国主义分子能够做出这般兽性的事。

当他们打开东条枝子(松岛长卷)的尸体时,那颗胶丸露了出来。作为父亲的东条冥郎,是最有资格亲手取出胶丸的人。因此,他伸出了手,那真是一双魔鬼般的手!

但是当东条冥郎的手刚拿到那颗胶丸,接着便发生了令人意外的一幕——因为那颗胶丸爆炸了,东条枝子的尸体被炸得四零五散,东条冥郎也被炸翻在地。

二战,日本毒父逼女为谍、剖腹、吞药暴毙,得来情报却是一颗炸弹

这就是这个间谍事件的结果。

至此,我们会好奇,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结局呢?其实,这件事在东条枝子制造暴毙之前,她虽然极力掩饰到了天衣无缝,但是依然是百密一疏,被司特伍斯发现了可疑之处。说起来,这司特伍斯也蛮坏的,既然发现了这东条枝子有问题,还是跟她交往,抱得美人归,还要结婚。结果结婚当日,这东条枝子死了。接着日方出面了,日方出面后,司特伍斯更坏,干脆将计就计,把胶丸换成了微型触动式高威力炸弹。

自古以来,诸国交战,谍战极多,但如此操作,也算是极其独特之一例。

相关文章

说历史的女人

写有温度的历史,给有温度的人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