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时期,东北拉帮套两夫共妻案件

2021-12-21 由 瑶儿说美食 发表于 历史 0人气

说到拉帮套,上岁数的人都知道是啥意思:在民国时期的东三省,如果一家中的男人没本事或者生病不能养家,迫于上养老下养小的现实情况,于是给妻子找个男人来家过日子,这种家庭组合方式就叫拉帮套。

说到“拉帮套”,上岁数的人都知道是啥意思:在民国时期的东三省,如果一家中的男人没本事或者生病不能养家,迫于上养老下养小的现实情况,于是给妻子找个男人来家过日子,这种家庭组合方式就叫“拉帮套”。

说白了就是给家里找个男帮手,代价是部分出让妻子的肉体。

还别说,“拉帮套”这个名字起得很形象。过去生产队下地干活时,如果驾辕的牲口拉车费劲,赶车的通常再配上一个牲口在旁边帮着拉,这种办法就叫“拉帮套”。

民国时期,东北拉帮套两夫共妻案件

不过把牲口干活方式强行移至家庭有点不妥,人毕竟有思想有感情不是牲口,况且三个不同姓氏,没有任何血缘的人吃住在一起,各打各的算盘不出事才怪哩!

本文咱就聊聊发生在东北农村拉帮套的事,最终有一天驾辕的丈夫突然死去,人们都怀疑是拉帮套的小丈夫下的毒,结果却是另一个男人暗中搞得鬼

故事还得从民国初年说起:话说在奉天(沈阳)榆树县黑山屯住着一户五口之家,老主家赵纪与老伴儿宋莲年过五旬,膝下有一宝贝儿子名唤赵田。赵田26岁,其妻刘翠24岁,夫妻二人育有一子起名大宝,年方四岁,一家五口和睦相处。

赵家世代为农,虽说不上富裕却衣食无忧,经过多年积攒,老赵头购置了一墒半上好的水田,相当于20多亩地。当时在东北闲置的土地很多,只要勤劳都能过上好日子,这也是山东一带人为何闯关东的原因。

老赵头辛苦了一辈子,用余剩的钱盖了前后两跨院,前院老两口住,后院小两口住,老赵头儿孙俱全日子过得红红火火,小两口打算来年添个女儿,一子一女组成一个“好”字。

有道是“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就在老赵头即将安享晚年的时候,他儿子赵田出事了。

原来在这年麦收时,赵田赶着大车去拉麦子,谁知马受惊把赵田直接从车上甩了出去。

由于脊椎着地受伤,赵田成了半瘫痪之人。当他清醒后万念俱灰,莫非以后自己要躺在床上让人伺候?

为了给丈夫看病刘翠东奔西走,虽经多方医治丈夫的病毫无起色,刘翠整日以泪洗面,心想以后日子咋过呢?

民国时期,东北拉帮套两夫共妻案件

“儿子尚小,公婆岁数大了需要赡养,而如今家中顶梁柱塌了!”想到伤心处,刘翠再次抑制不住眼泪哗哗流下来……

转眼两年过去了,赵田已经接受了瘫在床的现实,只是当看到妻子忙完家里再忙地里于心不忍,这两年妻子太累了。

出事之前赵田很疼爱妻子,不舍得让她下地干活,夫妻感情很好,刘翠总是变着花样为丈夫做好吃的,而如今妻子就像一个男人一样辛苦,尽管如此,有些活妻子无法胜任,比如犁田浇水等等。

由于田里缺少壮劳力,地里收成一年不如一年,赵家日子过得紧紧巴巴。

迫于无奈,赵田萌生了找个拉帮套的想法。

在一次见到老爹时,他把想法说了出来。老赵头虽一千个不愿意,但眼前的实际情况让他说不出拒绝,自己老了帮不上忙,为了儿子和孙子,老赵头勉强接受了。

妻子刘翠最初说什么也不同意,她知道找拉帮套意味着什么。

赵田反复开导:“翠,我也不想这样,但看到你劳累的样子,还有幼小儿子和年老的父母,往前走一步吧。”

妻子抱着赵田痛哭起来,为了这个家最终含泪接受了。

望着下地去的妻子,赵田露出了一丝丝苦笑。如果不是生活所迫,但凡一个男人都不会走这一步。

赵田心中五味杂陈,为了妻子,也为了让一家过上好日子,不得不把妻子推给另一个男人,这是生活的无奈,也是爱的延续。

不久赵家放出了找帮套的口风,善良的人们都能理解。

刘翠虽被劳累和痛苦折磨,但天生丽质,加之年轻,于是引得一些光棍汉纷纷上门,其中不乏懒汉,最后都被赵田撵走了,他要为妻子和这个家庭寻一个勤劳朴实的男人。

转眼半年过去,赵田一直没有放宽选择的条件。

忽一日,赵田的老舅带来了一个叫杨唐的年轻人,此人23岁,三年前从山东出来闯关东。最初在县城一户财主家当长工,由于财主不把长工当人看待,杨唐辞工开始寻下家。

恰好碰到了赵田的老舅,老舅问他愿不愿拉帮套,杨唐无处可去,于是就答应了。

民国时期,东北拉帮套两夫共妻案件

赵田一看老舅带来的小伙子身高体壮面带憨厚,心中有好感就把杨唐留了下来。

接下来老赵头请来村里主事人,主事人当着三个当事人的面立下字据:大意是杨唐入住赵家“拉帮套”,待赵田的儿子大宝长大结婚后,合约解除。

期间杨唐与刘翠生的孩子一律姓赵,解除合约时二人五五平分孩子,这叫劈股。杨唐带走的孩子改回杨姓,从此两家不再往来。另外若合约期间赵田不幸去世,杨唐与刘翠可结为正式夫妻,二人有抚养孩子和赡养老人的义务。

字据立好后,杨唐正式住进了赵家。为了伺候赵田方便,一家四口睡在一个通炕上。杨唐主动挨着赵田睡,刘翠抱着孩子睡在赵田另一边,大家脑补一下场景,不得不说杨唐是个厚道男人,他把自己置于了合适的位置,这让赵田很欣慰。

春去春又回,在杨唐辛勤劳作下,地里的粮食越打越多,赵家的日子越来越好,人们经常看到杨唐和刘翠相伴到地里去干活,每逢集市二人就买一些家用日品,不知道的人以为二人是一对恩爱的夫妻。

也许是心情舒畅的原因,刘翠和两年前的面容大相径庭,模样长得越来越水灵。回到家里,刘翠做饭,杨唐则不顾劳累为赵田擦身按摩,两个男人就像亲兄弟一样相处融洽。

人的心情好了,病也就会好转,赵田在杨唐和刘翠的细心照顾下,从整日躺在床上到了能够慢慢下地活动,这一切老赵头看在眼中喜在心头:过不了几年儿子就能恢复正常,老赵头往儿子院里跑得更勤了。

随着时间的过去,吃饭洗脸等简单事情赵田基本能自理,他心中明白,这一切都得益于杨唐和刘翠的不抛弃不放弃。

赵田也不是一个不开眼的男人,自己身体逐渐见好,简单的事能够自理,他就逼着杨唐和刘翠搬到到了另一间屋里去睡,只留下儿子和自己住在一起。

说实话,刘翠和杨唐朝夕相处逐渐产生了感情,毕竟人心都是肉长得,这是一种潜移默化的过程。小翠从杨唐身上看到了丈夫曾经的朴实和勤劳。

搬过去不久,小翠怀孕了,虽然这是赵田极力促成的,但他心中还是很酸楚,不过这一天他终究要面对。

“十月怀胎,一朝分娩”,瓜熟蒂落刘翠就生下了一个大胖小子,三人商量起名二宝,意思是以后让大宝和二宝像亲兄弟一样相处。

常言说得好,妻贤夫心宽,赵田的身体一天天向好,照这样下去不出两年就能出门走动了,赵田越发加紧了锻炼。

有一天,刘翠把孩子托付给婆婆照看,安置好赵田,她和杨唐一起去集市上为老人孩子置办新衣裳。

当赶集回家后,眼前的情景惊呆了二人。原来赵田锻炼心切,在没人照看情况下锻炼,结果从台阶上摔倒了院中,刚见好的身体一下子瘫在了地上。杨唐赶紧喊来大夫,大夫说,二次创伤将无法恢复,意思是赵田再没有下地活动的希望了。

一切又归于零,杨唐和刘翠重新搬回来住,这样方便晚上照顾赵田,这回是一家5口睡在大通铺上,大宝和杨唐睡在赵田身边,小翠和二宝睡在杨唐身边。

民国时期,东北拉帮套两夫共妻案件

转眼七年的日子如水一般流走。

有一天,在地里劳作的杨唐和小翠被惊慌失措的大宝喊回了家,二人到家一看呆住了,只见赵田脸色乌黑已死去多时,一摸身子都凉了,已经没有送医的必要了,大宝和小翠号啕大哭,杨唐也直抹眼泪,哭声就惊动了前院老两口和街坊邻居。

面对眼前场景,老赵头变得异常镇静,他首先开口说“儿子昨天还好好的,我还给他吃了块牛皮糖,今天咋说没就没了?”说这话时他用眼瞄向了儿媳和杨唐。

小翠哭着说:“爹,都愿我们粗心大意,我和杨唐一大早去了田里,中午忙得都没回家吃饭,在地里啃了口凉馒头,家里情况我俩不知道,呜呜……”

老赵头扭脸说,从儿子脸上黑紫看,分明有人下了毒。邻居们心知肚明,这是老公公怀疑上了儿媳和杨唐。

从实际情况来看,公公怀疑儿媳和杨唐不是没道理的,赵田一死,直接受益的是杨唐和小翠,二人不但可以做长久夫妻,并且还能继承一笔遗产。

现在邻居们只知道杨唐和小翠十分恩爱,至于具体情况谁也不清楚,也不便插手别人家的事。

“既然怀疑,那就报官吧,”就这样老赵头报了官。

县衙对命案很重视,于是派探长钱通带着助手黄一飞来到赵家验尸破案。

我这里有必要介绍一下探长钱通,此人是奉天著名的侦探,破获了许多疑案大案,在警界有很高的口碑,助手黄一飞是他的学生。

钱探长一如既往首先勘验了现场,他发现死者脸色乌青,助手小黄撬开死者的嘴巴,发现有擦拭白口沫的痕迹,不用说是中毒状态。

老钱心中有底了,死者是中毒而死,他和助手交换了一下眼色并点了点头,师徒二人在多年合作中已经形成了默契,点头就是同意是中毒的结论。

接着老钱询问当事人,老赵头一口咬定儿子之死,儿媳和杨唐嫌疑最大,有可能杨唐是主谋,儿媳是帮凶。

老钱通过看现场,也认定有第三人来过现场。

原来老钱注意到桌子上放着一个暖水壶,仔细观察有从暖水壶倒水的痕迹,暖壶盖子没盖在暖壶上。

问题来了,赵田不能动弹,谁动过暖壶谁就是现场人。眼看天黑了,现场的所有疑问都记在了老钱脑海里,一天的勘察结束了。

转天老钱和助手小黄分头行动,小黄主要进行外围调查,走访街坊邻居打听杨唐和小翠最近有什么异常举动,老钱继续询问赵家所有人。

小翠一直没有从悲痛中缓过劲来,她和赵田之间的感情更多的是亲情,虽然早已无夫妻之实,但有之前的感情积淀和大宝的关联,她觉得赵田依然是一家之主。

杨唐感到很冤枉,想不到自己辛苦付出却得不到老赵头的信任,怀疑他害死赵田,比杀了他都难受。老实巴交的杨唐有口难辩,抱着头蹲在台阶上一声不吭。

当老钱询问14岁的大宝时,大宝显得惊慌失措,连连说老鼠药是父亲让他买的,让他买老鼠药是为了毒死老鼠。说着说着,大宝抽泣道:“谁知我爹被人用老鼠药害死了。”

老钱眼前一亮,于是问大宝,谁告诉你你爹是老鼠药毒死的,大宝说我爷爷告诉我的。

老钱似有所悟,安慰大宝别哭了,说自己一定会找出凶手的。

到了傍晚助手小黄带回了信息,杨唐和小翠对赵田很好,二人在那天一直在地里忙,中午都没回家吃饭,这就排除了杨唐和小翠作案的可能。

不是二人又是谁呢?突然沉思的老钱一拍大腿说了声:“小黄,咱们走,到我办公室研究案情去。”

连着两天老钱和小黄没露头,案子不破死者也不能下葬,于是老赵头上官府催促。

老钱听说老赵头来了,笑呵呵迎了出来,他对老赵头说:“既然你来了,就别回去了,县里的禁闭室为你准备好了。”

民国时期,东北拉帮套两夫共妻案件

老赵头惊问“钱探长,你这是什么意思?”

“老赵头,别装了,老实交代吧!你为什么要毒死你儿子?”老钱边说边点燃了一根烟。

“探长,东西可以乱吃,话不可乱说,这玩笑可开不得,我怎么能害死亲儿子呢?你搞错了!”老赵头显得有些激动。

“老赵头,你是不到黄河不死心,不见棺材不落泪吧!难道还要我给你说出来你才承认吗?老赵头也不示弱,那你就说出来吧。

老钱把大宝说老鼠药毒死爹爹的话讲了一遍。最后说:赵田被老鼠药毒死的事我从没说过,我的助手也没说过,但你的孙子大宝为何知道他爹是用老鼠药毒死的?这有一种可能,那就是你教给大宝这样说的。

老赵头一愣,随即反问道:“即便是我教的大宝,你怎么能证明是我下的毒呢?老钱吸了一口烟,好像料定老赵头有此一问。

“老赵头,我没有确实的证据也不会把你留住,我徒弟已经调查了,那天杨唐和你儿媳没有作案时间。

另外,假如杨唐有杀害赵田的心思,正常思维不会在赵田痛不欲生的时候下毒手,相反在赵田身体逐渐恢复的时候,才是杨唐要下手的时候,因为赵田康复,意味着杨唐将失去一切。

钱探长果然高明,他用人的正常思维反推结果。赵田临死前等同废人,不下毒也活不了几年,此时冒险行凶,一旦暴露得不偿失。

老赵头依然嘴硬,说自己不会下毒毒死亲儿子。钱探长意味深长说:“你这话我信,虎毒尚且不食子,何况人乎?”钱探长难得拽了一回。

既然你也认为不是我,那谁害死了我儿子?老赵头追问道。

民国时期,东北拉帮套两夫共妻案件

钱探长把烧到手指头的烟头扔在地上,踩了一脚说:“是谁你最清楚,是你儿子自己结束了自己的生命,也就是自杀。”

老赵头听到这句话一哆嗦。

原来赵田生不如死,多次让儿子大宝买老鼠药,谎称毒老鼠,结果都被杨唐和小翠发现用来毒粮仓的老鼠。

就在赵田自杀的那一天,他又让儿子大宝买来老鼠药,还是谎称毒死屋里的老鼠。最后骗儿子倒上水,支走了儿子,赵田强撑身体拿起老鼠药服下。

此时老赵头脸色大变,他想不到钱探长推理的如此精准,仿佛就在旁边观看了一切。

儿子确实多次说过,为了不连累杨唐和小翠,他下决心要自杀,还说杨唐会善待老人和孩子。

老赵头知道儿子的心思,但他不能忍受杨唐和小翠过好日子,当老赵头看到奄奄一息儿子时痛不欲生,他把剩下的老鼠药倒进了暖壶里,造成有人下毒的迹象,老赵头的目的就是嫁祸杨唐和小翠,他不想失去家产和孙子。

该结案了!钱探长点燃了第2支烟,一挥手呼啦啦涌上了十几个士兵,他对老赵头说,故事讲完了,你也该去的地方了。别说我不给你机会,现在坦白还不晚,你如实交代,我可以判你投案自首。

老赵头毕竟是农民出身,没见过什么大阵仗,于是承认了自己把老鼠药放进暖壶嫁祸儿媳和杨唐的事实。

民国时期,东北拉帮套两夫共妻案件

案子大白,赵田入土为安,乡亲们纷纷指责老赵头心眼太坏,称赞杨唐和小翠重情重义。由于老赵头是在儿子自杀后实施的嫁祸于人,并没有造成伤害,在街坊邻居的求情下,官府只是判他游街三日以示惩戒。

不久,杨唐和小翠举行了婚礼。一年后老赵头因病去世,杨唐披麻戴孝安葬了老赵头。

几年后,杨唐为大宝娶了媳妇,在乡亲们的劝说下,杨唐将二宝改回了自己的姓,一家子过上了红红火火的好日子,人们都说好人有好报,好心有好报。

相关文章

瑶儿说美食

希望大家喜欢

TA的热门作品